辰曦_究极懒癌

「奉天逍遥」浮龙逐玉隐

lof吃像素
龙与仙人的番外
是车
转微博吧
高糊到我也受不了
这世界太真实了
https://m.weibo.cn/5468273053/4266360677281606

【免费试用】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

试一哈

kinbor:

参加免费试用活动,可直接拉至文末~






kinbor联合LOFTER,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 @lost7 一起做了一本“晚安·宇宙”手帐本,和“晚安大家庭”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




晚安·宇宙 领券限时折扣 点击购买>>晚安宇宙




【产品介绍】



  •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贴心的卡插、插笔位、书签都精致而细腻,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玫瑰和星空。


  •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不易渗墨,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





【心动亮点】


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






福利来啦~晚安·宇宙手帐本 最后一波免费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kinbor”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7月15日—7月20日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


#kinbor手帐人生# 




kinbor X LOFTER “晚安宇宙手帐本”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


限时折扣 点击此处>>晚安·宇宙马上购买吧~




复制淘口令 €xUBcbamM8Ev€ 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ノ゙



孤独者

occ,未来一个月就靠太太们养活了。

水天一色,缥缈幽冥。
这是一个没有时间的独立空间。
玉逍遥站在水面上看着水下游走的白鲸,就势盘腿坐了下来。
无边无际的水面倒映着玉逍遥的身影,再被涟漪点点滴滴打碎重聚,映出一副清秀面孔。
手心触碰水面,水中白鲸恍若有感,点点浮上水面,用自己的皮肤蹭了蹭玉逍遥带着温暖的手心,发出阵阵长鸣。
孤独者们总是有共同的语言,在这个没有时间意义存在的空间里,玉逍遥总是能找到让自己不无聊的东西。
白鲸享受微暖的温度,越出水面升起小小的喷泉昭示着自己的心情,不做任何保留。
鲸鱼的叫声悠扬且深邃,在这空间内回荡飘散,带着异样的落寞。
“乖,”玉逍遥闭起眼睛静静感受这种异样的宁静,在这个没有其他‘同类’存在的世界里,动物总是最亲近人类的存在,这条白鲸,更是通晓心境万千,“陪我待一会。”
白鲸潜下水去,绕着玉逍遥来回游动,水面倒影白云蓝天,若不细看,这条白鲸更像是游动在无边蓝海白云之中,和白云嬉戏,同日月讲话。
玉逍遥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也不想知道。
自己的记忆从这里开始,从这里蔓延,一点点的挂满了心中挂着记忆水晶的树,却始终离不开另一个人。
爱这种奇怪的情感也是从记忆深处慢慢发芽,长出的藤蔓缠绕住了整颗心脏,被另一双手剪去松开,免去了窒息的危险感觉。
他总是这样宠溺自己的,玉逍遥想,宠爱的没有了边界线,就想这没有边际的空间。
他会满足自己的一切要求,哪怕是无理的要求和过分的胡闹,他也只是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然后收拾好一切,夜晚来临的时候他依旧不会介意拥抱着自己进入无梦的世界。
斑驳的水光倒影在玉逍遥的脸上,晃得生疼。
站起身回到了身后的小院面前的岸上,白鲸追着脚步游弋在浅滩,不能再向前。
一两只飞鸟掠过水面,搅碎这满目平静,又在微风轻抚下缓缓复原,看不出痕迹。
怀抱是温暖的,阳光也是温暖的。
这样的存在很完美,但又试想,有这一切,却独独没有那个人,会怎样?
叉烧包的温度不可能保持在完美的又热又不烫的温度,黑夜里也没了温暖的怀抱可以留恋,哪怕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个空间也毫无意义,只是世界囚禁一个人最好的牢房而已。
“我来了,给你带了零食和……”
接下来的话语被通通的堵回了肚子,青涩却又熟悉的吻热情却又羞涩,君奉天手上的东西哗啦一下全数散落,四散了一地。
玉逍遥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规矩,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为什么而存在。
但是现在玉逍遥知道的——他的世界现在在自己怀里,也拥抱着自己。

怕是要戳到lof……
[奉天逍遥]警戒线 01
私设满天飞,黑白道设定
流水风,望勿怪
私心加了圣司和非宝
估计会是挺长的一篇

[奉天逍遥]逃跑

是车,看链接,不要说话。
https://m.weibo.cn/5468273053/4259574468657066

[奉天逍遥]龙与仙人(下)

龙与仙人(下)

(私设:玉萧现任昊正五道玉儒之位,守五道第一关)

仙人伴龙百年,终是一朝大破天光,金龙破天,承接天命。

君,是他的姓。

君,奉天。

君临天下,奉天而行。

“真是个好名字啊,”玉氏仙人立在云巅,俯瞰盘绕在仙脚的金色皇龙,“他成年了。”

从百年前的一颗蛋,从只有婴儿大小的小孩子,不过普通蛇类一般大小的幼龙,长成了如今本体都能把整座仙脚盘绕起来的皇龙。

转眼就长大了呢。

思索间,却被那已然化回形来的人从背后拥住,龙角蹭在脸颊,冰凉的让人清醒,君奉天把脸埋在玉逍遥的。

“玉逍遥……我……”未待君奉天说出下一句话,便被玉逍遥打断。

“我答应你的,三个要求,无条件答应你,”玉逍遥反手身后顺了顺大龙的毛,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现在你可以提了!”

大龙享受着顺毛,蹭了蹭饲养员的脖子。

“嗯,先记着。”君奉天抱着玉逍遥一同静立,云层之上,金龙成年的吉兆化霞光万丈,普照大地,从此以后,武林将再传新佳话。

“震寰宇,领玉旨,奉天降杀。”

“撼八荒,降神谕,任吾逍遥!”

从此之后,世人皆知玉氏仙人身边多了一尾金色的龙,那龙名号御命丹心,和仙人合称——

奉天逍遥

两人携手云游,向来神出鬼没,只是踏足过的地方,都是灾祸平荡,未来必定靖平百年、再无灾难。

神谕正法,奉天逍遥。

有传有侠士在某个地方见到了奉天逍遥,却又在仰慕之人赶到之时已经早早离开,不沾红尘。

仙影难寻,龙尾千藏。

“仙衣眠云碧岚袍,一襟潇洒……”

“pia!”

“昊正五道禁止喧哗!”玉萧手中律典整本糊在了诗号还没念完的玉逍遥脸上,再追随着主人的气息回到立身昊正五道大门之前的少女手上,威严的散发出威压,“一大早上的吵什么吵!”

“我这不是回来探亲了嘛,”玉逍遥抹了把脸,拿出了一个油纸包,“守关一定很辛苦,不知道儒门的伙食如何,有没有肉饼可以吃……”

虽然伙食不知道怎么样,但是自家小妹是有点发福了嗯……肌肉一定也更多了!

玉儒少女话不多说,手中律典散光化剑,起手便是是请战之姿。

“玉儒请招!”

玉逍遥也不含糊,手中神谕也登时出鞘,双剑相碰,剑气纵横,却是——

玉逍遥一招败玉萧。

“嗯?”玉逍遥蒙了。

“嗯?!!”玉萧也蒙了。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龙气?!”若说是玉逍遥自己尚未察觉,玉萧却是稍微细查便感受出了端倪,“奉天留下的?”

仙人喜洁,身上向来是仙脚之巅那棵白梅树的淡香,但玉萧却是感受到这种皇龙之气萦绕在玉逍遥身上,虽然无害,更能说是有益,却是像是被堂而皇之标记的领地,无人能侵。

“……应该是吧。”

“进来吧,我们去找凤儒一观。”

光剑再化形,律典恢复,玉萧只一抬手。身后大门打开,透出昊光雾气,片刻消散。

昊正五道第二关,凤儒无情映霜清端坐桌前,似乎是正在等待着什么。

但却是在玉逍遥和玉萧一同进入的时候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色。

“这应是龙族术法,我从未接触过,”映霜清放下白玉梅枝,“但是对你本身是没有伤害的,甚至可以说是在某些方面上增进了你的功体,你自己可能感受不出来,但是在外人看来,你就像是被标记的领地,散发着那条龙的气息。”

“这龙崽子真是出息了……”玉逍遥抚了抚额,“我也不知他何时动的手,如果无害的话,倒也没什么问题。”

“问题就在于这个没问题,”白玉梅枝敲了敲桌子,发出让人警醒的声音,“你知道被龙族标记代表着什么吗?”

“代表着你是龙族的所有物,说好听的,是伴侣。”

……

“啊?我……”

“我倒是很好奇,”玉萧叉着腰,眯着眼睛看着已经完全懵了的玉逍遥,“你堂堂天迹玉仙人,是怎么毫无防备的被奉天标记的?”

“我若是知道,又怎么会让他动手?”玉逍遥理了理脑内胡乱的思绪,却又像是被戳中了什么思点,又复进入纠结。

玉逍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倒仙脚的。

又是怎么样躺在白绒榻上的。

“你怎么了?”君奉天估计玉逍遥回来的时间晚了一些,此时才从仙脚下的小镇买吃的回来,就看见玉逍遥一脸失神的望着已经升起火烧云的昏幕,“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奉天?”

白绒榻上的人偏过头,恍若当初刚捡到那颗蛋的时候,侧头望着那颗蛋的眼神一样,紧紧地盯着,让人无所遁形。

他知道了,君奉天想,琥珀色的宝石中流转了不知多少不明的情绪,最后只留下看不清看不破的思绪,化作危险的触手将玉逍遥包围。

“是啊,我喜欢你。”君奉天歪头,将视线锁定榻上的猎物,“或许是从小时候的糖葫芦,又或许是你从来不会嫌弃我的麻烦,甚至是鲜血。”

那视线犹如一把钢钉,将人牢牢地钉在了白绒榻上,动弹不得。

玉逍遥只能看着自己养大的金龙一步一步的走近自己,将自己困与金龙与绒榻之间,无处可逃。

“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你了。”金龙就像是平时撒娇一样,把头埋在玉逍遥肩窝,巨大的龙角却是再不顾那人舒不舒服,蹭在脸侧,已经变得坚硬的鬃毛和鳞甲化出几条血痕,君奉天无声探查自己设下的术法,不出所以然的被人动过,却是没能被破坏,才放下心来整个人都压在了玉逍遥身上,汲取令人贪恋的温度。

“这样我就放心了,”玉逍遥闭上眼睛,嘴角却是挂起了一点轻笑,“我可能,也有那么一点,喜欢你。”

“什么……!”

这样我就放心了,至少我不会被厌恶。

被,最爱的人厌恶。

玉逍遥回抱住身上的金龙,如释重负的将内心全盘托出,再无保留。

两个人同时想

那真是太好了。

(完全崩了)

(为了写个车我硬是胡诌了六千字)

(番外写车,估计会变成车祸现场)

[奉天逍遥]龙与仙人(中)

逻辑被饿货吃了,我一天天都在写些个什么东西( ´•̥̥̥ω•̥̥̥` )

仙脚周围小镇的居民都发现最近那位蓝衣仙人身边多了个小孩子,从经常卖的烤肠叉烧包又增加了不少孩子的零食和一些止血消肿的草药。
仙人唤那孩子为“奉天”
缘自天定,奉命而生,龙是生灵之巅,亦是天地之主,所以玉逍遥起了奉天二字作为名字。
但是仙人并没有给那孩子取姓。
按照人形自走藏书阁的说法来看,金龙定是不凡的龙族血脉,姓什么还是不要私自决定的好。
“奉天,要吃糖葫芦吗?”龙族的生长发育速度都是很快的,玉逍遥看着转眼就已经快到自己腰迹的孩子在看着路边卖糖葫芦的小贩手里的糖葫芦,只是淡笑了一下,递给了那小贩几粒碎银,从草杖上拿下了两串糖葫芦,将其中一串递给了奉天。
“……嗯。”
自己到底是哪里培养错了,玉逍遥一直没有想到,照理说跟在谁的身边,孩子们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学习着那个人,从而近朱者赤,但是奉天却是和玉逍遥活泼的性格完全相反。
肉肉的脸上始终是没有任何表情,甚至就连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就连和自己熟识的镇中居民都不太敢和奉天说话。
“……”小奉天拽了拽玉逍遥的袖袍,“你手上的伤……好了吗?”
我就说肯定是有什么不对,玉逍遥看了看自己手腕上沾染着几点鲜血的绸布,那是前几日对敌的时候留下的,不深不浅,却也是差点伤了手腕筋骨。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啊。
更何况玉逍遥以前年少气盛之时立敌便众多,即便是现在已然远离红尘,却也免不了喧嚣。
“早就没事了,”玉逍遥笑了,“奉天你在担心我吗?”
“才没有!”这句话反而是把小奉天点炸了,扭过头去好半天都没有再和玉逍遥说话。
但却又没过多久又小心的拉了拉手里玉逍遥的袖袍,小心的问了一句:“真的吗?”
“真的,”玉逍遥伸手把人抱起来,还特意用那只手抱住小奉天,另一只手提着叉烧包和烤鸡,“还有什么想吃的吗,没有我们就回云汉仙阁了?”
“嗯。”知道玉逍遥要做什么,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为了自己不被在中途摔下去,小奉天还是伸出了手抱紧了玉逍遥,甚至报复性的抓紧了玉逍遥的头发。
“嘶……”这小崽子就是养不熟是吗!
以后要是学了术法剑术还不得把仙阁掀了!

也许是从捡到那颗龙蛋开始,又或是被第一眼看见人世的小奉天认成“娘亲”起,玉氏仙人静止的时间仿佛被这一个新的生命所打破了。
小奉天的成长飞快,是玉逍遥始料未及的。
龙族寿命天齐,虽然玉仙人的生命也是静止的,但是还是不禁感叹着龙族神奇的血统。
常人要修习很久的术法,奉天却只需要短短几个时辰便能通透到玉逍遥的地步,剑术也是不过了解浅薄,便能慢慢的挖出深层所在,腾挪转换之间,诀窍无一不被透析,着实让玉逍遥羡慕了很久。
不过短短几十年又过,仙人静止的时间被龙推动,跳过了一年又一年,就像是一粒爬山虎的种子从十一年前种下,十一年后却是悄然冒出了种子,从仙阁不见得光的一角,随着当初那个肉肉的龙团子慢慢长大,小小的苗儿也慢慢的爬出了黑暗的角落,盘上了云汉仙阁的窗沿,爬满了那一面始终铺满阳光的墙壁,在离太阳很近的地方,立于出尘的仙脚之巅,看这世间日落星辰,陪着仙阁上的两个人一起细数时间的流沙究竟有几粒。
“玉逍遥!来比剑!”
“呦,怕你不成!还有,叫爹亲!不叫爹亲叫天哥哥!”
这样的光景总是在不断重复,却是每一次都以奉天的落败作为告终。
“想败你逍遥哥我?慢慢学吧,你逍遥哥我的年龄可是你的十倍不止~”每一次奉天都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家不着调的“娘亲”一手提着神谕剑一手拿着叉烧包对自己露出一种得意的笑容。
但随着时间流转,玉逍遥也感受到了一点危机感——自己对阵奉天的时候,越来越吃力了,也许就是这个时候,玉逍遥终于发现,自己养的龙崽子,长大了。
仙脚醇厚的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却也渐渐赶不上小奉天的成长进度,玉逍遥不得不牺牲自己宝贵的精血饲养自己带大还不知节制的龙崽子。
所以每周里肯定会有一天会是如下情景。
“嘶……轻点啊小傻子,”龙族哪怕是人形造成的咬伤都是非仙术可以修复的,只能静待身体自己修复伤口,一大清早刚刚起床穿好衣服束好发冠的玉逍遥便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奉天按在了桌前,现下却只能手紧扣着桌沿,就连指甲都陷入木料几分,君奉天从未收起的龙角上的绒毛也惹得玉逍遥耳边痒痒的。
不知何时已经比玉逍遥还要高上几分的奉天却是将人整个人拢在自己胸前,属于龙的尖牙陷入细腻的颈部皮肤,汲取着皮肤之下那清冽的鲜血。
仙人就是仙人,就连鲜血中所藏,都是出尘仙灵之气,丝丝入喉,哪怕是铁腥之味也甘之如霖。
“把我吸干了你就没有灵气可以汲取了。”
玉逍遥拍了拍奉天的后背,提示他已经够了。
但今天不一样的是,奉天没有像往常一样放开,反而是更加用力的又咬下去半分,似乎是真正满足后才松口。
尖牙兀地离开皮肤,又是一阵刺痛,玉逍遥的指尖也是一颤,陷入桌木的指甲松开,还未及去触碰颈间的伤口,就被奉天再次握住,压在了桌案上。
“别碰,”龙崽子的声音很轻,但是带着一种很明显的满足感,就像是得了心爱的零食糖果由心而生的满足,低下头去细舐掉又复涌出的血液,才从袖中拿出自己早准备好的止血药草细细撒在那牙痕上,才小心的替玉逍遥系上两三层的纱布包好,“你还好吗?”
“切,逍遥哥我像是失了一点血就变得娇弱的那种人吗?”玉逍遥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的脑袋有点发晕,“你再过半月就成年了吧?”
“嗯。”
龙族百岁成年,届时应天命所感,奉天会知道自己姓什么。
“其实我挺期待的,”玉逍遥终于感觉有点不对了,过往哪怕是奉天对血液的汲取量比现在更多也不会失血到头脑发晕,但是现在玉逍遥的眼前却是变成了一堆色块,难以辫清事物,但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缓缓落入黑暗,“你说,你会不会和我一样姓玉呢……”
还未及玉字话音掉落,玉逍遥就整个人倒在了君奉天的身上。
“玉逍遥……?”虽然对自己的术法还是很有自信,奉天还是拍了拍自己怀里的人的后背,确认真正睡熟之后才小心的把人抱到了云汉仙阁宽大的床上,自己也坐到了一边,静静地注视着床上的人。
良久之后,才小心的落下一个吻。
宣告关系从此改变的吻。
“玉逍遥……”
奉天喃呢出声,却又似碰到了什么禁忌一般,再不露生息语句,徒留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语言,在仙阁房内静静流淌,化作点点金光融入玉逍遥额间,化入仙人的身体,无声的逆改着一些天定的事情。
龙族生来都有可怕的占有欲。
奉天,亦不例外。
虽然相伴不到百年,感情终究是由奉天开头变了质,变成了一种无法说出口的爱慕,以及——心悦。
炽烈而哀恸,无处躲藏。
我很期待,玉逍遥。
我们是否,也能共同孕育一个新的生命。
就像是这百年陪伴,不离不弃。

[奉天逍遥]龙与仙人(上)

没什么逻辑,随心而写,流水风,望勿怪。

龙爸和逍遥的故事,occ到天堂之门

云烟袅袅,风轻云淡,仙脚之上,玉逍遥躺在自己的白绒榻上望着一片淡蓝无云的天空,静思良久,侧头看向了枕边的蛋。
没错,是颗蛋。
这颗蛋是前些日子玉逍遥下山去打香肠的时候在回仙脚的路上发现的。
那个时候这颗蛋倒在一片血泊中,周围尽是尸体和破碎的刀剑,现场一片死气弥漫,只有这颗蛋还留有微弱的生命灵息,就连红尘伴身千年的玉逍遥都忍不住一手遮住了眼睛,深呼吸了几下调整心态,才敢移开手去看。
“可怜啊。”玉逍遥一手提着叉烧包和香肠,腾出一只手来将那颗明显很大的蛋从血泊中用术法拿起来,就近找了一块水源清洗干净,露出了洁白的蛋壳才用手托起来细细感受着蛋壳内微弱的生命反应。
太弱了,又被方才的死气镇压下去两三分,若非玉逍遥早成仙人,能通万物神智,普通人定会认定这颗蛋已经没了半点生机。
“幸亏你遇见我了啊,”玉逍遥手化淡光,柔和灵气透过虽然薄但是坚硬无比的外壳源源不断的融入那微弱的生命体中,缓缓的恢复了些许活力,“反正我早就归隐世间,仙阁向来只有我一人,我就勉为其难的收留下你吧!”
然后玉逍遥的仙人日常就变成了对蛋舞剑,对蛋打坐,对蛋发呆(不是)
“这个大小怎么来说都不是普通的动物,”玉逍遥翻过身来,看着那颗虽然存有生机,却是一直没有孵化迹象的蛋,伸出玉手戳了戳,有马上在那颗蛋倒下滚走掉到地上之前的抢救回来,拢在胸前贴近心脏,“这蛋壳里到底是什么呢?”
难道是蛇妖?蛇蛋也没有这么大啊,还是说是大雁?也不对,这个大小一定非是普通动物。
玉逍遥想着,却是不知不觉的眼前慢慢迷茫,竟然就这么在午后暖阳的笼罩下缓缓睡去,怀中的蛋在玉逍遥睡去之后动了动,却也只是那么一下,便再度恢复安静。
仙人的生命仿佛是静止的存在,无论仙脚之上的云聚散几遭,或是冬日落雪又化,夏日暴雨临门,玉逍遥的时间都是静止的。
那颗蛋始终被玉逍遥带在身边。
无论是偶尔有一两个江湖老友前来串门,或是山下后辈前来拜访,玉逍遥永远是那样淡笑又那样不着调的待客笑谈旧事。
转眼又是十年过,玉逍遥依旧是每天看着这颗承载起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又再度拾起的细微希望的蛋,每日用自己的灵气供养,或是讲一些自己的旧事杂谈,将它做一个真心树洞,再无内心保留。
“这个大小?大师兄,你是不是退隐太久连在仙门所学都忘记了?”默云徽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人形自走藏书阁,“这应该是龙蛋,而且……这么大的龙蛋,内中生命一定非同凡响,记得除了要用灵气保养,还需要精血饲养。”
玉逍遥就知道自己所看中的一定非是凡物,感受着怀里的蛋的内中早就比十年前捡回来的时候强烈的生命灵息,丝毫没有诚意的闭上眼睛说了一声,“谢谢啦小默云,要不要留在大师兄这里吃饭啊。”
“才不要,”默云徽看了看抱着那颗蛋毫无形象的躺在白绒榻上晒太阳的玉逍遥,“仙门尚有事要处理,我便先行离开了。”
说罢化光而走,偌大仙脚,又只剩下了玉逍遥一人。
“你可要快点孵化,逍遥哥我的仙脚啊,可是很久,没有另外的生机了呢。”
玉逍遥划破中指,将灵血滴在龙蛋上,龙蛋恍若有感,整只蛋微微发光,将那几滴鲜血吸收殆尽,又复安静,只是光滑洁白的薄壳之上,缓缓出现一个暗灰色的道印,
那蛋却也似是听见了一般,散发出点点白光作为应和。
风云几度流转,仙脚的树又经历了一度轮回,第二年的夏风吹拂起仙人的披风的时候,日常被仙人抱在怀里晒午阳的蛋也有了破壳的征兆。
长期的精血灵力供养,让这颗龙蛋过得算是十分滋润了,就连原本就很洁白的薄壳都光滑的发亮,有一种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的冲动。
此时却是伴随着玉逍遥浅浅的呼吸声缓缓浮上半空,散发出一阵强光和异样的龙气,将玉逍遥从神梦中拉了出来。
“嗯?嗯?!”我就睡个午觉,发生了什么事?!
漂浮在半空的龙蛋在强光中缓缓裂开了一道缝隙,便又缓缓的落回了白绒榻上。
加下来的一下午,玉逍遥就这么看着蛋里的生物和这道裂缝斗智斗勇。
直到三四个时辰之后,玉逍遥才看清了自己养了十一年的龙蛋里面终于孕育出的生命——
那是一条金色的小龙,说大不大,说小又不小,若是盘起来可与人类婴儿要大上一些,光滑而闪耀的龙鳞都能当做铜镜来用,金龙的额间便是那蛋壳上的道印,小小的龙角和胡须尚未坚硬塑型,周身不断散发着微微皇龙之气,顶着一小块蛋壳用自己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望着面前的仙人,虽然只是初生的小龙,但是却也是极为通晓神智。
两个人对视了半天,小小的金龙把自己盘了起来,又复散发出金色的暖光。
只消片刻,金光散去,玉逍遥面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婴儿。
明明是小婴儿,头发却是一片纯白,胖胖的脸蛋和小手紧紧的抓着醉逍遥的拂尘,额间依旧是那道印,似乎是初生太小龙气不稳,转换形态也是自然不擅长,白发之间是金色的龙角,身后也是一条未发育起来的龙尾,整个人胖乎乎的像是一个肉团子。
“娘……娘亲?”龙团子开口了。
玉逍遥:……
玉逍遥:???
“我不是娘亲!叫爹亲!”玉逍遥伸手抱起了人形的龙团子,伸出手指戳了戳龙团子的脸,手感意外的好。
小团子眨了眨大眼睛,然后张口啊呜一下咬上了玉逍遥的手指。
“嗷——”
肯定出血了!这小东西天生有牙!